一個年財政收入僅5.5億元的國家級重點貧困縣,卻耗資8000多萬元建設豪華辦公樓,投資超批覆且面積超標嚴重。中央三令五申嚴控樓堂館所建設之際,位於鄂西山區的房縣新建的豪華辦公樓卻正在拔地而起。貧困縣一擲千金蓋起豪華大樓的背後,潛藏著什麼問題?記者進行了調查。
  逼仄雜亂的農房之間
  豪華辦公樓異常扎眼
  會議中心形似世博園中國館大氣恢弘,辦公樓由玻化磚、大理石裝飾得富麗堂皇,室內中央空調、搭配適宜的燈具顯得現代化十足……逼仄雜亂的農房之間,房縣新行政中心建築群格外醒目。
  這個位於縣城南部城關鎮炳公村的圍合式建築群,以會議中心為中心,四棟辦公樓落於四角,側面一棟樓是信訪中心樓。
  記者在現場看到,辦公樓均接近完工,綠化工程完成了大部分,十幾名花工在翻土、灑水、養樹。一名花工告訴記者:“這一排是石蘭,這一排是桂花,土坡上的是香樟樹。聽老闆說,這些樹是從湖南、浙江、江蘇、山東運來的,這麼粗的香樟樹恐怕不便宜,估計樹齡已有五、六十年。”
  各類裝修花費不菲。已完成工裝的5棟辦公樓均為4層樓房,裝修風格一樣,地面鋪著玻化磚,清一色的深色實木門,品牌開關插座,每個辦公室門邊都裝上了中央空調系統的調溫表。
  當地一名幹部說,比照《黨政機關辦公用房建設標準》,本應依照三級辦公用房標準的房縣,卻達到了省部一級辦公用房標準內部裝修標準,用的都是《建築裝修材料選用舉例》中的高檔材料。
  記者瞭解到,行政中心6棟樓總面積2.2萬平方米,招標價7789萬元,加上設計費200萬元及綠化費500萬元,共計8000多萬元。
  與大手筆建設相對應的是,去年房縣財政收入僅5.5億元。這個國家貧困縣大部分支出得依靠上級轉移支付。
  超標近1800平方米
  超批覆投資3000多萬元
  記者在調查中瞭解到,房縣縣委縣政府大院仍是1969年修建的部隊營房,有多棟樓房被鑒定為D級危房,湖北省及十堰市相關部門曾對房縣行政中心的建設作出審批。但在實際執行中,房縣將立項批覆進行了“變通”與“調整”。
  比如,由湖北省發改委批覆的4棟辦公樓概算為3428萬元,而實際招標價格為4361萬元。由十堰市發改委批覆的會議中心和信訪中心概算1500萬元,實際招標價格翻番,達到4087萬元。累計超批覆投資3000多萬元。
  在建築面積上,會議中心和信訪中心也大面積超標。與批覆面積相比,總體超標接近1800平方米。
  記者瞭解到,行政中心建築群的相關決策或是由當地縣委常委會拍板,或是在縣委、縣政府、人大、政協四大家聯席會上討論。建設方案、投資額僅由“集體決策”,均未徵詢社會公眾意見。
  超標建設在房縣也並非首次出現。去年年底交付使用的縣財政局新大樓,打著“金財工程”業務用房的名義建起9層樓,同樣超標嚴重。從投資金額看,批覆的投資概算為1600萬元,實際已經支付了3442萬元,這還不包括新購置辦公桌椅、軟裝的費用。從建築面積看,新財政局大樓有9500平方米,而其在編人員只有166個,相當於編製定員平均建築面積57個平方米,是縣級辦公用房標準的3.5倍。
  縣委書記已停職檢查
  “窮縣豪衙”之風如何剎
  記者瞭解到,針對群眾舉報,湖北省十堰市已由市紀委牽頭,組織市發改、監察、財政、國土、審計等部門組成工作專班進駐房縣,全面核查相關問題。12日,房縣縣委書記沈明雲被停職檢查。
  一邊是中央三令五申,嚴格控制樓堂館所建設;另一邊則是豪華樓投資超批覆、面積超標嚴重。近年中,貧困縣建豪華樓的問題在河南、安徽、黑龍江等地亦有出現。
  “貧困縣依舊頂風建豪華樓,三重問題不容忽視。”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廉政研究院院長喬新生認為,一是財政預算的約束作用未能發揮,預算內外的資金管理存在嚴重漏洞;二是部分地區的領導試圖通過改善辦公條件等“福利”來“收買人心”,以便在提拔時能有較好的幹部民意測評結果;三是不合時宜的政績觀驅使,少數領導試圖通過興建標誌性建築“雁過留名”。
  喬新生認為,集體決策不能成為逃避責任的藉口。首長負責制是現代政治權力配置的基本原則,“一把手”應該是問題決策的第一責任人。
  對於如何處理超標建設的豪華樓,喬新生說,依照城鄉規劃法,未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或者未按照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的規定進行建設的,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城鄉規劃主管部門責令停止建設;無法採取改正措施消除影響的,限期拆除,不能拆除的,沒收實物或者違法收入,可以並處建設工程造價百分之十以下的罰款。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王偉指出,貧困縣仍出現“頂風違紀”的現象,表明瞭“四風”問題的持續性和反覆性。對於超標建設辦公樓問題,必須認真處理,該騰退的及時騰退,該清理的必須清理。“更重要的是及時進行追責、問責。”
  (原標題:湖北貧困縣斥巨資建辦公樓縣委書記被停職)
創作者介紹

農曆新年

gy29gygv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